分享/Share...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+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

We are happy to welcome “Capoeira Camara Taiwan”, they will have a workshop during the Mayjam and they will perform LIVE on the stage on Saturday afternoon, don’t miss it ! Check their Facebook page !

A little about Capoeira…

就像美國一樣,巴西也曾經存在奴隸制度。奴隸被送往以蔗糖和煙草為主要作物的農地裡在農地工作,這些地方對奴工的需求量非常大。在奴隸交易的歷史期間,保守估計約200萬名奴隸從非洲被帶至巴西。這些奴隸來自非洲不同區域,因此有各種不同的文化。他們分別居住在三個主要港口︰巴夷亞、海息飛和裡約熱內廬。

在海息飛和裡約熱內廬,奴隸來自各種不同的種族團契,有時候甚至來自敵對的種族,如此一來這些奴隸很難共謀反叛。大多數居住在裡約熱內廬的奴隸來自非洲南部班圖族,而其他地方,像是巴夷亞,奴隸則主要來自西非。當奴隸們了解他們的地位條件──永遠被看待成非志願的勞力──無法改變時,他們開始向外逃跑。

在海息飛,一個40名奴隸組成的團契背叛了主人,將殺死所有白人雇主,還放火燒了農場房舍。後來他們獲得了自由,並找了一個藏身之處來躲避狩獵奴隸著的追捕。他們前往山區躲藏,行程花了好幾個月。期間假如沒有獲得印第安人的幫助,這段路途根本不可能完成。最後他們到達了自認為安全的地方,因為此地到處是棕櫚樹,故以Palmares(棕櫚城)命名。於是一個非洲人社區就在這裡誕生,這個社區延續將近一個世紀。Capoeira的雛型也在這個社區出現。

雖然沒有人會否認Capoeira受到非洲人的極大影響,但是對於Capoeira的雛型起源於非洲一說始終欠缺直接證據。所有關於此一主題的文章,多半基於作者的臆測。目前已知最早提出Capoeira武術的歷史檔案,約在1770年左右,距離出現奴隸制度已為時久遠。爾後,直到一八○○年代初才有進一步關於Capoeira的檔案出現,這是裡約熱內廬警察單位的一份筆錄。

5roJjqeWAEpT5PxpREZ8Uw

Palmares棕櫚城

 

經過幾年的時間,山區各處又建立了散居的屯落。其中最大的就是Palmares棕櫚城,居民超過20萬人,還包括少數印第安人和白人。在這裡的部落,無論先前在非洲是異族或敵人,皆團結一致為共同目標奮鬥。

新形成的社區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大熔爐,他們在新環境裡彼此分享,並互相學習他們的舞蹈,祭拜儀式、宗教和遊戲。多元文化相互融合的結果,於是出現了Capoeira的雛型。棕櫚城因更多難民到達這一小型非洲國度而快速發展,也逐漸開始擔心葡萄牙殖民者的覬覦。棕櫚城居民經常下山交易手工藝品、水果和動物毛皮,還偶爾突襲農場解救更多的奴隸。因為越來越多的奴隸逃跑,棕櫚城開始影響到農場經營的生計,殖民者因為勞動力每下愈況而承受經濟損失。

1630年荷蘭軍隊入侵巴西,使葡萄牙殖民者的處境雪上加霜。農場奴隸利用這個情勢,在獲得棕櫚城的協助下,紛紛離開農場,甚至攻擊葡萄牙陸軍。當時,葡萄牙陸軍正是腹背受敵。雖然最後荷蘭人贏得勝利,但非洲人仍未停止戰鬥。1644年,荷蘭人組成探險隊前往棕櫚城,可惜一事無成。翌年,第二支探險隊再度前往山區,還是無功而返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些探險隊都是由經驗豐富和配備齊全的士兵組成。然而,非洲人發展出一套“叢林戰”或“埋伏”的戰鬥體系。Capoeira在不預警的突襲行動扮演關鍵角色,奴隸們敏捷和機智的行動,帶給白人相當慘重的傷害。Capoeira變成他們的武器,爭取自由的象徵。

當探險隊成功抵達山區後,被遣返回農場的奴隸將Capoeira傳授給其他人。他們唯一的休假日是星期天,於是利用此時來練習Capoeira。但是後來四分之一世紀Capoeira的練習逐漸發生變化,音樂、歌唱、舞蹈和儀式被攙雜進入Capoeira,藉以掩飾奴隸們正在練習致命的武術。這廿五年間,殖民者遭遇十一次的奴隸叛變行動,直到1888年5月13日奴隸制度廢除後,少數以前的奴隸返回非洲,但大多數仍留在巴西。農場主人對雇用他們當作勞動力不再感到興趣,於是大部分前往城市形成搭建簡陋棚屋的貧民窟。這些人在城市裡也找不到工作,後來很多人組成犯罪幫派。其他人,比較幸運的,因熟練Capoeira武術而被政治人物雇用當作司人保鏢。政府以“瘟疫”眼光看待這群人。

這群Capoeiristas的主要活動是去破壞國家的政治生命。一八九○年代,少數社會高層的極具影響力人物也開始練習Capoeira。這對政府來說是一大威脅,而總統也建立一支特別警察掌控這種狀況。不過這些措施未見成效,於是開始草擬嚴峻的刑法。刑法乙篇內,有10個條款專門針對Capoeira相關的行動、練習和犯罪。後來又增加更強硬的條文,規定凡是練習Capoeira的任何名人都將被驅逐出境。為強力執行這些律令,總統聘用桑派歐(Sampaio)擔任警長,桑派歐在巴西史上以最殘忍的警官而著名。桑派歐決心撲滅各地的Capoeira運動,有趣的是,桑派歐自己就是一位優秀Capoeira的練習者,還是幫派的可怕人物。

桑派歐手下的特別警察都學過Capoeira,因此他們能夠以齊人之道還製“敵人”。假如沒有遇到Capoeiristas的激烈反抗,以他獲得有力人士的支援,可以成功達成任務。一次突發事件使桑派歐結束了對Capoeiristas毫不留情的捉拿。他逮捕了一位練習Capoeira的貴族成員Juca,要求他被驅逐出境。這造成了政府的危機,因為總統的內閣成員反對這個行動,因為Juca的父親名望顯赫,受到許多政治人物的愛戴。後來,總統召開內閣臨時會議,18天後,內閣兩名重要成員辭職抗議,Juca被驅逐出境。

這次事件以後,Capoeiristas的行為發生改變是可以預期的,改變的結果也正中下懷。反對政府的人士組織一支黑民眾兵企圖推翻總統,這織民兵部隊完全由Capoeiristas組成,在首都地區製造恐怖氣氛。警察對他們束手無策,正當情勢一發不可收拾時,巴西突然向巴拉圭宣戰。黑民眾兵被派往前線作戰,這群地痞流氓一夕之間變成國家英雄。於是,Capoeira的發展又開啟新的一頁。

Source from 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f5UNdVCREQdKCPotbf9XiQrL